民間故事:老漢悔婚,對方雇木匠在房中做手腳,女兒失了清白之身

文中故事取材於民間傳說,目的是藉故事來明事理!切莫與封建迷信對號入座,感謝大家的支持!

說在過去,這婚姻大都是父母包辦,也就是說,過去沒有自由戀愛的婚姻,雙方父母覺得滿意,根本不考慮兒女的感受。

這個老舊規矩真的存在,因為筆者的父母年輕時就趕上了這個老規矩,這可不是道聼塗説。

不過,這婚姻成與不成,也沒必要糾纏,更沒必要加害於人!

今天咱們要講的這則民間故事便關乎於此,故事大概講的是:王老漢的女兒被張藥罐子看上了,於是張藥罐子托媒婆前來說媒,但他的兒子有癲癇病,王老漢得知後便不同意嫁女,這下惹惱了張藥罐子,於是他雇用了一個木匠,在老漢家新房的柱子裡做了手腳,害得老漢的女兒隔三差五出去找男人,可把老漢的女兒害苦了!

這人心也是夠卑鄙的!

閒話不多說,咱這就開講這則民間故事:

說在過去,某鎮子上住著一個王老漢,膝下只有一女,年方十八,名曰王翠花。翠花長得很漂亮,身材也窈窕,而且懂事,雖然家裡條件一般,但翠花卻讀過不少書,屬於大家閨秀。

鎮子上有個做藥材生意的人,人稱張藥罐子。他膝下有一個兒子,名曰張琅。這張琅長得還算魁梧,不過他有一個毛病:就是有先天性癲癇,發起瘋來亂打人,誰都管不了!

可這個病,卻很少有人知道。

這張藥罐子一次偶然機會便看上了王老漢家的翠花,想將翠花嫁給自己的兒子,於是他給了媒婆10兩銀子,媒婆到王老漢家是好話說盡,王老漢聽後很滿意,便操持倆人見面。

因為張琅一表人材,其父又是做買賣的,主要是張琅的癲癇沒發作,老漢便應允了此門婚事。

一呢,父親同意了,二呢,翠花看這張琅也不錯,此門婚事就算訂下了。

可不久後,王老漢一次偶然機會,聽聞這張琅有怪病,發瘋打人。王老漢可不願自己閨女進門後受欺負,便找到媒婆說要退婚。

媒婆便找到張藥罐子,將話捎到了。張藥罐子一聽這話,當場是大發雷霆:咋的,我張藥罐子有的是錢,娶你王老漢的女兒是看得起你,你還挑三揀四的!你不是不嫁嗎?我兒子娶不到的誰也別想娶!

不過這門婚事算是黃了。

過了不久,張藥罐子聽說王老漢要修房子,他聽人說過,隔壁臨鎮有個木匠會道術,會下蠱、下詛咒,於是他花重金將木匠收買,要給王老漢家點顏色看看!

經過一番策劃,這木匠順利到了王老漢家修房子。王老漢見這木匠活做得漂亮,好吃好喝伺候著,心裡很是放心。

就在房子即將修完時,這木匠趁王老漢不注意,便在主房的柱子裡藏了一個男女摟在一起的木人,之後木匠交了工就離開了。

打這之後,這翠花便是倒了大霉了!

兩個月後,那原本老實、閨秀的翠花,卻像丟了魂兒一樣,每到夜裡,就會偷偷溜出去。

您猜她去幹啥了?沒錯,到處找男人!

見到男人翠花就上去摟人家,這主動送上門的美女誰不要啊?翠花因此經常是夜不歸宿,漸漸地這事就被王老漢和鎮子裡的人知道了。

王老漢只覺臉面無存,他看著翠花是經常大哭,但事已至此,王老漢只得將翠花關在房裡,可這翠花一到晚上又偷偷溜了出去……

面對著鎮子上的流言蜚語,再看著著了魔一樣的女兒,王老漢心裡一橫,只得賣掉了房子,帶著翠花遠走他鄉了。

王老漢房子的買主,在兩個月後將房子重新修建,而就在拆除主房柱子時,一個老木匠無意間刨出了一個男女摟抱在一起的木頭人,這讓他大吃一驚!

因為老木匠懂得一些魯班的厭勝術,他這才知道原來王老漢家是被人下了道術,最終害了他家的女兒小翠。

王老漢如今帶著女兒小翠已遠走他鄉,這老木匠無處尋找,只得一聲歎氣,隨手將這木人扔了。

故事到此結束,故事結局雖然那惡人沒有遭到惡報,不算大快人心,但故事的寓意也算交代清楚了,筆者希望世人:這強扭的瓜不甜,還有做人應該有度量,不是咱的東西切莫一味強求,那樣只會害人害己;人心應該向善,莫做惡事。

就像故事中的小翠,她一生的名節算是毀了,也怪可憐的,您說是不?

—END—

我有酒,也有故事,就差一個愛聽故事的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