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房客》:任華達主演的房東偷窺樓下的女房客,人性的七宗罪顯露無疑

影片簡介:

一間老公寓的繼承人在房間內安裝了針孔攝影機,並以低價出租房間。這房東不要用功上進的乖巧學生、不要枯橾乏味的上班族、不要勤儉質樸的和樂家庭,他只要「正常人」,擁有混亂潛質、能滿足他窺看欲望的正常人。因此,離了婚有家暴前科的好色體育老師老張,每天看小電影、打機、黏在網上、相信自己可以瞬間轉移的廢柴大學生伯彥,單親爸爸王先生與小學四年級天真無邪的王小妹,秘密同居的同性戀人令狐和隱瞞同志身份已婚的大學教授郭力、劈腿兼不倫的上班尤物陳小姐,以及異常神秘的純真少女穎如,陸續搬進了房東預先佈滿針孔攝影機的詭異公寓。

六個房間、八個房客與一個房東,不為人知的秘密、難以克制的欲望在這棟公寓裡四處流竄,妄想控制一切的房東開始愚弄房客,企圖撩起人性最複雜的一面……

《樓下的房客》是崔震東導演、九把刀編劇、柴智屏監製的一部都市驚悚電影,由任達華、李康生、莊凱勳、李杏、邵雨薇等人聯合演出。該片改編自九把刀所著同名小說,於2016年8月12日在臺灣正式上映,並成為當年臺灣地區最上座的華語電影 。2016年10月1日電影入圍第53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和最佳女配角獎。

本片導演崔震東曾是索尼音樂大中華區執行總裁,以幕後推手的身份推出了 周杰倫、王力宏這些巨星,轉戰影壇後指導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樓下的房客》。在這部以獵奇重口的心理懸疑電影中,觀眾可以窺見的是導演在創作時所想要詮釋的迷幻感 。在電影中有不少重口味殺人分屍與[性.愛]場景,就連「久經沙場」的老戲骨任達華都坦言,這是他接演過的「最重口」的電影,但在導演的刻意處理下都帶著濃濃黑色元素,甚至是在呈現變態場面的時候都帶有一種強烈的儀式感。

大多數經由文本改編的影視作品,所面臨的門檻在於從文本語言轉換到鏡頭語言的轉換,在對原著準確把握的前提下將原著裡的留白和隱喻展現在大銀幕上,這是橫亙在導演面前的難題。

必須承認的是,如果僅以對原著的影像還原度來說,電影的前半段在對原著的還原上相當準確;但失控的是電影後半段,導演強行拼湊出一個故事背景出來,沒有完全照著原著小說演繹的開放式結局,為了交代所謂的主角的動機給了故事一個全新的故事設定,但整個故事變得非常牽強,為反轉而反轉,毫無鋪墊伏筆可言,非常突兀,也打亂了電影前半部分所營造的陰暗壓抑感。

每個人都有秘密,或多或少、或深或淺,藏在心底

秘密之所以稱為「秘密」,大抵都有不可言說的原因,一旦曝光,往往會成為他人的把柄。《樓下的房客》就和一群人的秘密有關,而且很遺憾,他們的秘密最終不光成為偷窺者手握的把柄,更在最後要了他們的命。

一座大房子,若干鬼魂的呢喃低語,許多生死的愛欲糾葛,一個深藏的謎底,不停修改的奇幻與現實。正如片中神秘的白衣少女穎如說的:「人生走到盡頭不是指死亡,而是面對周而復始的單調生活,不想被卡在這永恆不變的鏡頭裡,你只有親手鑿開它。」我們努力地活下去,去找一個出路,明知道是徒勞,也不願意放棄掙扎。

一切人性的弱點,都是被利用的導火索,鑿開人生,人生變得完全不同,最終墮入地獄。

與其說電影表述了一個故事,不如說電影給了我們一個讓上帝笑了的理由,每個人都會這樣墜落,只是切入點不一樣而已,荒誕又背後一涼的感覺。鑿開的不只是房客們,或許還有我們自己吧?背後一涼的那種恐懼,如果是我們,我們又該會被怎樣鑿開呢?

電影源自九把刀的成名小說,卻也在等待多年的改編中有了不一樣的結局---

所有的一切不過是房東對警方扯出的謊言:陳小姐不是騷浪賤,她和王先生是合法夫妻;瞬間轉移男也不是廢柴,他是台大高材生;喜歡說英語的當然也不可能教體育,張老師是老師,更是飽讀詩書的教授;至於0和1,一個是肺癌晚期,一個是他的侄兒。

原來,這是一個關於臥底的悲慘故事。

房東之前其實是個員警,為了參與抓捕變態殺人魔、套取裝瘋賣傻嫌疑人的證據,他成為潛入精神病院的臥底。

但做臥底慘,做臥底領導更慘,從《無間道》到《使徒行者》,再到《樓下的房客》,每一次死在前面的都是單線聯絡的上級。

失去和警方聯繫的臥底,被錯關在精神病院的那些日子裡,他飽經摧殘。所有在浴缸中死去的受害人,都是當年對他施以酷刑的加害者。

當看到房東親手畫出的那副素描時,不明真相的警方才恍然大悟——

白衣白鞋的女變態穎如,不過是他和自己女兒雙重人格的一次投影。

《樓下的房客》中,有不被祝福的同性之戀,有迫于生存的皮肉交易,有壓抑扭曲的欲望,有渾渾噩噩的麻木,這些本應該五彩斑斕的人生,因為各自秘密的窺探,最終彙聚成為污水般的城市悲劇。

電影始於窺探人性的陰暗,卻也止步於窺探,九把刀滿足於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他把人性撕扯成碎片從屋頂天女散花般拋下,卻無法給出解決的答案。

各種欲望潛藏在人們心底的時候,總會有什麼在不斷撩撥它們。宗教會把這種莫名期待又莫名恐慌的內心活動定義是 「惡魔在引誘你」

房東只是一個被具象化的惡魔:他引發了同性地下戀情被掩蓋的無奈和怨懟、他引發了單身男性饑渴被極度壓抑的暴戾、他引發了戀童癖被奪走禁臠的憤怒,這是房東對美好事物的嫉妒和厭惡,也是他對這個社會的極度痛恨和對命運的反抗。

原著小說描述的是殘酷的社會現實和真實的人性之惡。深諳人性本質的房東一直監控著他的幾家房客,在摸透了這些人的生活習慣和出入規律之後,他故意遺失了幾個房門的鑰匙,推動了一個名為「混沌」的無解人性陷阱,把所有的房客都裝了進去。房東未親手傷害任何一個人,卻讓所有房客自相殘殺,除了小女孩真正是無辜的犧牲品,以及那個幾乎不受控制的神秘穎如,房東揭破了其他每一個人最心底的欲望和要背負的罪孽,他也成全了他們。房東即是一個無名氏,最不起眼的人,又是一個真正的命運旋律指揮家,九把刀小說的結局也是開放式的,給了足夠的留白。

而在電影版裡,九把刀的小說情節成為了房東的臆想。九把刀編劇的企圖心並不簡單,他希望在原著基礎上更進一步,給九把刀小說裡那個沒有交代任何背景的主角一個真實的身份和動機,甚至加入這個精神分裂臆想的設定作為全劇反轉的錨點。

同時,這部電影裡加入了過多的情色場景,反而削弱了人性暗面不斷曝光時的震撼力度。但如果是沒看過原著的觀眾,大概會因此認為這部電影「誠意十足」吧,不用害羞,這也是真實人性的一種展現。小說裡也有些露骨描寫,但最終我記住的是那人性發出獸意嘶吼時的極度深寒,而不是別的「低級」的東西。

魔鬼本身不作惡,魔鬼甚至不會逼著你作惡,魔鬼只是給了你一個舒服的作惡的理由!

片中房東作為這樣一個角色和符號,他把每個人的陰暗面挖掘到你面前,在剝離了臉皮下的肉膜與脂肪的人性後血淋淋的呈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該對人性如何反思?

一個人通過隔離欲望來完善自我是可笑的,因為他可能連自我是什麼都沒分清。聖經有句話: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所以那裡是天堂;魔鬼留給我們一座煉獄,也叫人間!你我在人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