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當年的票房冠軍,現如今為何還能讓我們念念不忘

《海角七號》是臺灣導演魏德聖執導,范逸臣、田中千繪、中孝介主演的一部愛情電影,這也是魏德聖導演首次執導的長篇故事電影,這部電影榮獲2008年第28屆夏威夷影展競賽單元最佳影片獎,同時獲得了第45屆電影節金馬獎的諸多獎項,當年票房達5億新臺幣,成為2008年臺灣最賣座的電影。十幾年過去,再看這部影片,依舊感動滿滿。

影片以複式敘事方法,以一個找不到收信位址的郵包為紐帶,講述了兩個時空的兩段愛情故事:一段是60年前戰敗國遣返的教師和臺灣女孩小島友子愛而不得的愛情故事;一段是現代社會中事業挫敗的臺灣年輕歌手阿嘉和過氣日本女模特友子惺惺相惜最終在一起的愛情故事。

郵包裡的7封情書是電影中的一個重要的敘事元素,貫穿於影片始終,通過蒙太奇的方法穿插于阿嘉與友子相愛的這個時空,造成一種時空交疊的美妙效果。7封書信充滿了離別的愁緒和對愛人的思念,通過輕緩傷感的日語娓娓訴說,增加了影片的歷史厚重感和抒情詩般的雋永。更加巧妙的是,60年前的臺灣女子和60年後的日本女子都叫友子,這又給兩個時空增加了更奇妙的聯繫,讓人不禁感慨和唏噓那些淹沒在時光中的些許遺憾。

今天我們將從創作背景、藝術形式、時光交疊中的愛情觀三個方面來分析這部影片。

一、創作背景

1、導演的「野心」

影片中有很多展現臺灣美景美食的鏡頭,還有一個個鮮活的、立體的臺灣本土居民,加上迥異的語言風格,閩南語、客家話、原住民話等穿插其中,真實地還原了臺灣普通人的生活原貌。

導演魏德聖說:「我一直覺得臺灣這個地方有很濃厚的生命力。臺灣這個地方就是缺乏一個集體的共識而已,只要這個集體的共識起來以後,那個生命力的強大是無法想象的。臺灣這個地方應該互相包容,並且構建屬於臺灣人自己的本土文化。」

而導演對於臺灣本土文化的癡迷遠遠不止一部《海角七號》所能表現完,《海角七號》的成功只能說給了導演完成夢想的信心,是對他才華和想法的肯定。接著魏導拍攝完成的《賽德克巴萊》,一部根據日據臺灣地區時期著名的霧社事件改編的,描寫當地人民反抗日本統治的血淚抗爭故事。這部史詩級的電影獲得2011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魏導也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導演的提名,這部電影的成功,更加堅定了魏德聖一直存在在腦海中的「大計畫」——《臺灣三部曲》,他致力打造一部臺灣史詩級的巨作,一部能夠讓後世子孫看到的,流傳千古的電影。

可以說,魏德聖導演是個有野心的人,但他的野心不是憑空來的,而是通過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走出來的,《海角七號》和《賽德克巴萊》的成功又進一步印證了,魏導的才能足以支撐起他的野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