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燃又爽的復仇電影《裁縫》,「致命美人」凱特·溫斯蕾高能復仇!

服裝造型,是好電影不容忽視的一個重要方面。好的服裝設計,能讓一部電影給人帶來無比愉悅的視覺享受。

今天,就給大家推薦一部將服裝美學與敘事融合得恰到好處的電影。 這部影片獲得了澳大利亞電影學院獎的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劇本四項大獎。

它就是高口碑復仇電影——

《裁縫》

這部電影由 凱特·溫斯蕾主演,她在片中飾演一個師從法國大師的裁縫(也可以說是設計師)。凱特在片中一共換了不下十套行頭,或正式、或隨意,或溫柔、或霸氣, 每套造型都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凱特飾演一個很有才華的裁縫蒂莉,她回到了澳洲家鄉的小鎮上,一邊照顧母親莫莉,一邊試圖挖掘出她童年一場意外的真相,同時還要向欺淩過她們母女倆的鎮上惡人們復仇。然而在小鎮居民們的眼中,格格不入的蒂莉才是真正的惡女。

《裁縫》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惡女」復仇記,也是一場魔幻現實主義的時尚大片。它以小鎮生態暗喻社會結構,荒誕風格之下,是觸及心靈的真實表達。

電影一開始,蒂莉穿著自己設計的高定裙裝,拎著做工考究的裁縫箱子,在深夜回到了這個給她留下過許多噩夢回憶的家鄉,鄧歌塔小鎮。

她緩緩點燃一支煙,對這個小鎮說:

「我回來了,混蛋們。」

一句話,奠定了電影的復仇基調。

她的出現,攪亂了整個小鎮安寧的假像。在鄧歌塔鎮上,有趨炎附勢的小學教師,心思冷酷的藥劑師,濫用權力的鎮長,自命不凡的富家夫人……大家表面上和和氣氣,實際上卻各懷鬼胎,擔心蒂莉的歸來會翻出一些陳年秘密。

很快,鄧歌塔鎮和隔壁小鎮舉辦了一場球賽。球賽進行到激烈之時,蒂莉穿著一條火紅顏色、精緻剪裁的裙子出現了,驚豔全場。

賽場上的鄧歌塔球員全都被她的曼妙身姿吸引了注意力,開始連連失誤,比分落後。

鄧歌塔鎮居民們一個個氣急敗壞,咬牙切齒地罵蒂莉「不知廉恥」。

中場休息時,鄧歌塔隊的隊長泰迪不得不來找蒂莉談話。泰迪是蒂莉的童年朋友,也是鎮上為數不多的正直好人,經常照顧蒂莉獨居的母親莫莉。蒂莉心中一直對他很感激,決定幫他贏得球賽。

于是,蒂莉換上了一身 「戰服」,一條更惹眼的黑色裙子,並轉移「戰場」,來到了對方球隊進攻的一側。蒂莉還在不急不緩地補妝,對方球員就已經對她吹起了口哨。

面對蒂莉的顏值誘惑暴擊,對方球員開始更瘋狂的失誤,眼睛看她不看球,頻頻撞成一團、摔跤倒地。

在蒂莉的強烈干擾下,鄧歌塔隊順利贏得了比賽。小鎮上的人們都熱烈歡呼,全然忘記了幾分鐘前對蒂莉的鄙視與批判,只當她不存在。除了一個人,警長法拉特。蒂莉的「戰略」他都看在眼裡,忍不住感歎:「天才!」

報社記者要拍他和蒂莉的合影時,他一面裝出不高興的樣子,一面小聲對蒂莉說「快親我臉」。

法拉特警長因工作需要,每天都穿著員警制服, 但他私下其實熱愛著女裝時尚,酷愛亮片、蕾絲、針線。

第一次見到回鄉的蒂莉時,他就忍不住問:「你穿的,是迪奧嗎?」可見他對時尚的嗅覺之敏銳。法拉特每次看到布料一臉激動的樣子,簡直可愛極了。

然而在這個八卦能逼瘋人的小鎮上,他只能被迫隱瞞著自己的小癖好,在大庭廣眾之下假裝和大家一樣厭惡蒂莉的著裝風格。

這場球賽,成為了蒂莉用衣裝做武器打贏的第一仗。蒂莉身上的美,是一種力量。那是由知識和才能產生的一種創造力,它能改變一個人,也能改變她身邊的人。

蒂莉身上有著不屬于這個小鎮的乾淨和真誠,于是吸引到了同樣無法融入小鎮的泰迪。兩人越走越近,互相成為了對方逃避鎮上氛圍的安全港灣。

但是,她這次回家最迫切的目的是查出她過去的真相。

電影中不斷出現灰暗色調的記憶閃回,暗示著她小時候被捲進了一個小男孩的死亡案中,並被當做嫌疑犯,因此被趕出了小鎮。

這麼多年來,蒂莉心中一直有被叫做「殺人犯」的心結,認為自己是被詛咒的人。但她也記不清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因此,蒂莉不惜繼續以高超的裁縫技藝為手段,從這個小鎮上挖掘出真相,並挽回她在鎮民們心中的形象。

在蒂莉的巧手之下,邋遢自卑的雜貨鋪姑娘仿佛灰姑娘變身,如願以償地俘獲了富家男孩的心。

常年被鎮長丈夫控制和侵害的家庭主婦,也在蒂莉的改造下煥發了神采,成為派對上的焦點。

漸漸地,鄧歌塔鎮上的人們全都換上了蒂莉製作的獨特服裝。

然而,這些設計感極強、風格特立獨行的衣服,看上去完全不屬于這片荒蕪蒼茫的土地,人與環境之間的荒誕反差感非常刺眼。

蒂莉的母親莫莉在女兒照料下恢復了機敏的頭腦,戳穿了女兒不切實際的想法:「繼續給她們做裙子吧,讓她們以為自己很漂亮,但她們還是會恨你。」

的確,雜貨鋪姑娘開始對蒂莉頤氣指使、隨意貶低,鎮長夫人則是把丈夫犯下的過錯都算在蒂莉頭上。

蒂莉能幫善良的人找回美麗,卻無法改變醜陋的內心。

終于,在泰迪和法拉特警長的幫助下,蒂莉發現了當年的真相。原來,小男孩的死確實是個意外,但蒂莉卻成為了大人們權力鬥爭的犧牲品,被當做替罪羊趕出了小鎮。

窮山惡水出刁民,蛆一般生長的鎮民們永遠在互相啃噬。善良的人被擠壓到邊緣,惡人反而當道得勢。

當年,那麼多人的冷漠和自私導致蒂莉被趕走,母女分散兩國;但是到最後,只有同為受害者的法拉特警長願意為當年的束手旁觀而贖罪。很諷刺,但也很現實。 因為惡人不會反思,只有善良的人才會被良知折磨。

法拉特警長終于有機會可以不顧他人異樣目光,穿上自己最愛的華麗服飾。只不過這次,卻是走向了警車。他滑稽而又戲劇性地沖蒂莉致敬的一刻,讓人心生敬意。

不是每個人都敢于面對曾經犯下的錯,更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犧牲現在的一切去彌補當年的過失。在他的行為中,有著超出常人的氣概和風骨。

蒂莉終于想通,自己並沒有身負「殺人犯」的詛咒,也絕不需要這個垃圾叢生的小鎮的原諒。

于是,一把火,燒淨了她多年的心結。她坐上離鄉的火車,一去不復返。

《裁縫》改編自澳洲女作家羅莎莉·漢姆的同名暢銷小說,由澳洲女導演喬瑟琳·莫爾豪斯執導,是一部很有澳洲本土風格的電影。 強大的女性電影人班底,為電影帶來了切中痛點的女性視角。

凱特·溫斯蕾的表演傳達出了導演想表達的一切。她時而高傲強悍,對自己站定的立場毫不動搖;時而又展現出受傷脆弱的一面,在信任的人面前袒露出內心的恐懼與懷疑。她和莫莉之間母女關係逐漸緩和時的微妙變化,尤其打動人心。

除了奧斯卡影后凱特·溫斯蕾外, 一眾配角也都是出色的演員,塑造出了堅實可信的群像。

飾演莫莉的,是老戲骨 裘蒂·大衛斯,曾獲得過兩次奧斯卡提名,在片中氣場驚人。莫莉雖然年老體弱、瘋瘋癲癲,但是精神上卻異常頑強,為保護女兒不惜付出一切。

蒂莉的戀人,泰迪,由 利亞姆·海姆斯沃斯飾演。他在片中大方地展現出了海姆斯沃斯家族祖傳的魔鬼身材,一雙藍眼睛盯得凱特都招架不住。

當然,還有最出彩的配角—— 雨果·維文飾演的法拉特警長。他將法拉特身上的矛盾全部展現了出來,既演出了他的溫柔細膩,也演出了他的驕傲骨氣。

《裁縫》就像一出社會寓言故事,每個人物都是現實階層中一類人群的縮影。 衣裝擁有改變人命運的力量,但再好的衣裝也無法改變人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