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英主演的最後一部僵屍片,製作精良,卻未能在香港的院線上映

上個世紀80年代,「僵屍片」開始在港片銀幕之上引領風潮,洪金寶、林正英、午馬等人,也因為「僵屍片」,在影壇之上備受矚目。

1980年,洪金寶帶領「洪家班」,拍攝了靈幻動作喜劇《鬼打鬼》,並首度在片中設計了「清朝僵屍」的形象。《鬼打鬼》上映後獲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于是在1982年、1984年,「洪家班」又在午馬的執導之下,拍攝了《人嚇人》、《人嚇鬼》兩部同類型作品。

《人嚇人》、《人嚇鬼》上映後,再度獲得一片好評,午馬因為《人嚇人》提名了第3屆金像獎的最佳導演,而林正英也因為在這兩部作品中出演通曉陰陽的「九叔公」,受到了不少觀眾的喜愛。

在《鬼打鬼》、《人嚇人》、《人嚇鬼》三部作品打下了良好觀眾基礎之後,「洪家班」的劉觀偉在1985年拍攝了《僵屍先生》。而隨著這部作品的誕生,香港電影輝煌的「僵屍片時代」也就此拉開序幕,而林正英的演藝之路也一步步走上高峰。

80年代末的港片銀幕之上,僵屍題材作品氾濫。僵屍片的電影市場,也在90年代初快速走向了衰落。而作為「僵屍片代言人」的林正英,也在90年代中期淡出了電影銀幕。今天我們就和大家聊一聊,林正英主演的最後一部僵屍電影。該片製作精良,卻未能在香港的電影院線上映,它就是《驅魔道長》。

「僵屍片」一直是「洪家班」的拿手電影題材,然而隨著其他電影人的跟風、模仿、題材氾濫。僵屍片市場在80年代末開始出現頹勢。1989年,林正英轉型導演,並拍攝了《一眉道人》。這部作品中,「中國道長」、「西方吸血鬼」的跨時空亂鬥,吸引了許多影迷的眼球。而隨著《一眉道長》的誕生,僵屍片市場也出現了短暫的回暖。

90年代初,僵屍片市場的熱度散盡,並一步步走向衰落。而此時的洪金寶以及「洪家班」,也因為成龍、李連杰的高歌猛進,逐漸失去了動作片市場之上的地位。1992年,洪金寶名下的「寶禾影業」、「德寶電影」,因為激烈的市場競爭,相繼走向了停產、結業。

面對嚴峻的市場形勢,「洪家班」將翻身的機會壓在了「僵屍片」之上。

90年代初,香港僵屍片市場雖然逐步衰落,但1992年「洪家班」與「萬裡電影」合作拍攝的《新僵屍先生》,還是在臺灣地區取得了相當可觀的票房成績。為了突破困境,1993年洪金寶名下的「寶祥電影」與香港「泰吉影業」合作,共同拍攝了這部《驅魔道長》。

在80年代的僵屍片大銀幕上,《僵屍先生》與《一眉道長》絕對是最具代表性的兩部電影作品。《僵屍先生》通過到位的細節展示,向觀眾呈現了玄妙的中國道法,而《一眉道人》則通過東方道法與西方吸血鬼的跨時空亂鬥,開拓了僵屍片的創作新方向。

1992年,翻拍的《新僵屍先生》,在臺灣地區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于是在1993年,「洪家班」也產生了翻拍《一眉道人》的想法,並打造了這部《驅魔道長》。

《驅魔道長》與《一眉道人》一樣,都是講述了中國道士大戰西方吸血鬼的故事。在這部《驅魔道長》中,除了由林正英領銜主演之外,午馬也參與了影片的出演,並擔任了導演的工作。畢竟早年的午馬,也曾是憑藉僵屍片提名金像獎最佳導演的實力派。

在這部《驅魔道長》拍攝時,午馬有意讓錢小豪再度出演林正英的徒弟。然而,此時的錢小豪,因為與李連杰合作《太極張三豐》、《精武英雄》兩部作品,無暇出演該片。

于是,「洪家班」的動作新人鄒兆龍,頂替了錢小豪的角色。值得一提的時,此時的鄒兆龍,還叫做倪星。

在這部《驅魔道長》裡,午馬、林正英、鄒兆龍等人的表現都十分出色,影片的細節設計、服化道應用也都十分到位。然而,這樣一部製作精良的作品,最終卻未能在香港上映。

《驅魔道長》完成製作之後,「寶祥電影」率先安排該片在臺灣地區上映,畢竟當時臺灣地區一直都是僵屍片的主流市場。然而,1993年這部《驅魔道長》在臺灣上映後,只拿到了340多萬的票房成績。

在臺灣地區的票房受挫,讓「洪家班」的處境雪上加霜。迫于資金壓力,最終《驅魔道長》放棄了在香港地區的電影院線上映。只是以碟片的形式,在香港市場發行。

《驅魔道長》的票房失利,給「寶祥電影」造成了不小的打擊。《驅魔道長》之後,「寶祥電影」又拍攝了動作喜劇《摩登笑探》,該片上映後慘澹的票房,使得「寶祥電影」也走向了停產的命運。自此,洪金寶名下的「寶禾」、「德寶」、「寶祥」三大影業全部停產。「洪家班」的電影時代,也在此時畫上了最終的句號。

1995年,隨著「寶祥電影」的停產,林正英也選擇了離開電影大銀幕,走入電影螢幕之中,並出演了《僵屍道長》、《等著你回來》、《一枝花和尚》等港劇作品。1997年,林正英因為肝癌去世,而這部《驅魔道長》,也成為了他在大銀幕上主演的最後一部僵屍片作品。年僅45歲的林正英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從此香港電影僵屍題材的作品也隨之沒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