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哈迪,很少有男神像他這樣,能讓我們如此目不轉睛!

話說,到了2021年,《毒液2》作為漫威的系列作品深受大家喜愛。其中的主演 「湯老濕」湯姆·哈迪也是以他帥氣的造型和精湛的演技征服了大家。那麼今天就帶大家瞭解一下湯姆·哈迪和他的演藝之路。一起來看看吧!

要說湯老濕在我們腦海中的印象,其實,這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因為他的氣質中蘊含著太多自相矛盾的東西。暴力、堅韌、脆弱、可靠,這些水火不容的關鍵字,卻在他的身上奇異地共存著。

他可以在《敦克爾克》中,成為鎮定而寡言的英雄,也可以在《荒野獵人》與《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中,成為躁動而話癆的惡棍;

他可以是《禁忌》中強悍到令人生畏的硬漢,也可以是《斯圖爾特:倒帶人生》與《勇士》中脆弱到讓人心碎的大男孩。

他在前一秒還能用凶巴巴的眼神把你生吞活剝,下一秒,他就會露出自己的甜美笑容,把你瞬間融化。

所以當索尼影業決定以他為中心,打造一部關于超級反派/反英雄「毒液」的漫改電影時,我完全不驚訝,因為除他之外,還有誰能同時飾演一個良知未泯的記者,和一個愛吞掉別人腦袋的怪物?

在不同人的眼中,湯姆·哈迪也從來都不是同一個人。

查理茲·塞隆說他讓她害怕,希亞·拉波夫則乾脆在片場跟他「打了一架」。但與此同時,克裡斯多夫·諾蘭認為他是當下最好的演員之一,同樣跟他「掐過架」的導演亞曆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裡多,則覺得他「出奇的敏感和可愛」。

在影評人的眼中,他是「我們時代的馬龍·白蘭度」,但在他好友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的眼中,他只不過是個「人形萌犬」。

而我們之所以愛湯老濕,不正是因為他身上存在的種種反差嗎?他是如此的天真、脆弱、危險、複雜,以至于我們已經想不出,在當下還有哪個男演員能如此讓我們目不轉睛。

身為英倫出品的優質男演員,湯姆·哈迪卻與出身于莎劇劇場的本·維肖、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們完全不同。他的身上寫滿了來自倫敦街頭的痞氣,以至于人們會認為他和他的偶像加里·奧德曼一樣,是出身于一個困苦的工人家庭。

但事實完全不是如此!

湯姆·哈迪來自一個條件優渥的藝術家庭,父親是出身于名校的劇作家,母親則是畫家。父母自然希望他們的獨生子能躋身上流社會,他們把家搬到了倫敦的富人區,把小湯姆送進了最好的學校。

然而湯老濕從小就不是個循規蹈矩的小孩,他翹課打架進局子,和社會人稱兄道弟,成績則總是倒數。所以當湯老濕在青春期末尾發現了表演這個愛好時,父母立馬無條件支援,讓他進入戲劇學院。

這並不是因為父母在他身上看到了多少天賦,用湯老濕本人的話來解釋就是:「我父母大概覺得,學表演是不讓我變成廢物的唯一方式了。」

湯老濕的演藝生涯起步很高: 他的頭兩部作品是《兄弟連》和《黑鷹計劃》。

他以唇紅齒白的青澀大兵形象,吸引了不少女性觀眾的目光。然而就當事業即將起飛時,他卻故態復萌,陷入了酒癮和毒癮中。

他經常在自己不認識的危險人物身邊醒來,或是在自己的血泊與嘔吐物上面醒來,直到他最後下定決心戒酒戒毒。他說,在那段迷亂瘋狂的時間裡,他為了一袋白粉連親媽都能賣掉。

所以湯老濕其實並不是街頭氣質的代言人,而只是個作天作地的浪蕩公子咯? 如果這麼想,那說明你還是不夠瞭解他這個人。

湯老濕並不是故意想要作天作地的, 他對世界的一切憤懣,都是源自他對自己的不滿。

他曾說:「我從來沒有特別喜歡過自己,因為我一直想當個靠譜的硬漢。但我並不是個靠譜的硬漢,我只是個敏感脆弱的中產階級討厭鬼。」

上面那段話從湯老濕的嘴裡說出來,著實讓人驚訝,因為他在浪子回頭後,已然是大不列顛[男.優]界最「硬」的直男。

他的雄性荷爾蒙,甚至讓現任007丹尼爾·克雷格都為之生畏。而當你翻閱湯姆·哈迪的作品表時,你也會發現他飾演的角色,一個比一個硬——

堅如磐石的綜合格鬥選手(《勇士》),韜光養晦的前罪犯(《危險藏匿》),像老虎一樣蟄伏的復仇天使(《禁忌》),像豹子一樣張揚的黑道兄弟(《傳奇》)……

他絕大多數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都在濃密的鬍鬚和結實的肌肉上明明白白地寫著三個大字:睾丸酮。

但你知道湯老濕最怕的是什麼嗎?正是像他這樣的毛髮濃密,長了六塊腹肌,渾身散發著荷爾蒙味道的男人。「我一直害怕男人,」他曾說,「以至于我一走進健身房就會很虛弱,我會被雄性激素的味道嚇到。」

湯姆·哈迪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那種粗糙、強壯、會來事兒的男子漢, 在他自己眼中,他一直是個小甜心。

他就像是自己時不時露出的那副甜蜜微笑;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因此而愛他。可既然湯老濕覺得自己是個甜心,為什麼他不多接幾部愛情喜劇呢?為什麼他說自己在演完愛情片《特工爭風》後,就再也不想演這種蠢電影了?為什麼他很少願意剃光自己的鬍鬚,以便把他性感的下巴輪廓露出來呢?

湯老濕給出的官方解釋是: 他經常扮演暴力猛男,是因為只有通過模仿他們,他才能理解並且停止畏懼他們。

所有這些硬漢角色的功能,其實都是為他完成一次自愈過程;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讓他害怕,所以他才要通過肌肉和紋身,為自己構築一層堅固的盔甲。

但在另一些時候,湯老濕又不願被當作一個完全無害的甜心,他甚至喜歡讓別人把他想得危險一點:「我不危險,也不瘋狂,但能讓別人覺得我是個瘋子和暴力狂,還蠻好的。 暴力和瘋狂對演員來說是筆財富,如果你擁有這種潛質,卻又不把它們放到你的表演裡,那就太可惜了。」

這就引出了湯老濕的另一個身份:偽裝者。他一直在自己的臉上戴著各種面具,就像他在《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裡的角色班恩說的那樣:「只有當我戴上面具,人們才會在乎我是誰。」

關于湯姆·哈迪的演技,有兩種比較流行的看法。第一種看法覺得他和加里·奧德曼、馬龍·白蘭度一樣,演啥像啥。

第二種看法則覺得,他演啥都像湯姆·哈迪,無非是一個又一個鬍鬚濃密,口齒不清,眼神像尖刀,走路像狗熊的硬漢形象罷了。

但事實上, 湯姆·哈迪對待表演這份工作,比誰都較真。他說當演員不僅要說謊,還要去「偷東西」,為了讓自己的角色變得豐滿,他什麼都會偷。

比如《洛克》裡那個建築工頭的口音和姿態,就是湯姆從一個陪同他去喀布爾的安保人員那裡「偷」來的,而他在《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中為班恩選取的聲音,據他說則是「偷」自吉普賽地下格鬥拳手巴特利·戈爾曼。

當一些網友們覺得湯老濕學得不像,這時候站出來替他辯護的,反倒是把他視為真愛的諾蘭導演:「湯姆說他偷了戈爾曼的聲音,可那只是自謙而已。他在戈爾曼的基礎之上做了那麼多工作,以至于我到最後完全不知道班恩的聲音到底是從哪來的。」

不管湯老濕的工作過程是否真的神秘,至少他對自己的「盜竊」來源,一向都開誠佈公。

這不,他飾演黑幫大佬艾爾·卡彭的傳記片《方索》當時還沒完成製作,他就已經在興奮地跟記者講述自己的靈感來源:「你知道我這次演卡彭時的嗓音是借鑒了誰嗎?兔八哥!」

而他為出演《毒液》所借鑒的三個人物形象,就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神經兮兮的喜劇大師伍迪·艾倫,極度暴力的愛爾蘭拳王康納·麥格雷戈,放縱張揚的美國說唱歌手Redman,都被他融進了自己的兩個角色——記者埃迪·布洛克和外星生物「毒液」中。

那麼他在塑造角色時,有沒有跟索尼影業商量這些細節呢?完全沒有!「你不能跟製片廠講這些瘋話。」湯姆說。因為這些「瘋話」真的能把製片廠嚇尿。

不過,湯老濕把自己的工作夥伴「嚇尿」,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他在出演《布朗森》、《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和《荒野獵人》時,都和導演有過「衝突」。于是他在業內有了「難搞」的名聲:你想要得到他的出色表演,就得考慮一下你能不能扛住他的暴脾氣。

但他真的很難搞嗎?起碼跟他有過深入合作的人,都不這麼想。和他吵過架的導演尼古拉斯·溫丁·雷弗恩,就覺得他一點都不難搞: 「真正難搞的人是那種對工作一點都不在乎的人。湯姆對工作太在乎了,他希望成為你的工具,他希望被你榨幹。」

但湯老濕的全情投入,也讓他在每次演完電影后都身心俱疲。他在近期接受採訪時,甚至說他已經演戲演夠了:「我已經爬上了珠穆朗瑪峰……我累了,我只想好好過日子。」

近幾年裡,湯老濕的確在試圖轉戰幕後:他和老搭檔斯蒂文·奈特聯合製作了英劇《禁忌》,他們還想把狄更斯的小說《聖誕頌歌》搬上小螢幕。

此外,他還有意親自導演一個由英軍傘兵團老兵撰寫的故事。他說自己在完成《方索》之後最想做的事,是製片、編劇和導演,和表演完全無關。

但金盆洗手對他來說真的這麼容易嗎?至少在他的未來計畫表裡,還排著《瘋狂的麥克斯:廢土》和《戰爭派對》。

此外,身為一個人盡皆知的性情中人,湯老濕真的受得了天天和製片公司高管們虛與委蛇的生活嗎? 他甚至都不喜歡這些業界精英的打招呼方式,因為他喜歡和所有人熊抱,但高管們只愛握手。

說到底,「犬型人格」的湯老濕,似乎更適合與他人之間坦誠直接的合作方式。

他很可能會為了自己願意效忠的導演們繼續演戲,並且繼續像以前那樣,毫無保留地拼盡全力。畢竟這個心直口快的男人曾經說過:「我一直覺得自己更像是只狗,我也一直更喜歡和狗打交道,因為狗比人可愛多了——或許,那些本質上像狗的人除外吧。」

加油吧!湯老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