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一條大魚在河裡浮著,鐵匠欲要下河撈,老翁:那不是魚

文中故事取材於民間傳說,目的是藉故事來明事理!切莫與封建迷信對號入座,感謝大家的支持!

本故事為《民間故事》系列之第795期,如果您喜歡看民間故事記得常來!

明朝末年,在曹縣北面有一條小河。河面不是很寬,河水倒是很深。每到汛期時,河裡的水流十分湍急,鄉民們從木橋上經過時都格外小心,生怕一個閃失會掉入河中被水沖走。

村民們都看護著自家的小孩子,不讓他們到小河附近玩耍。

河的北面一個小村莊,住戶不是很多。村民中有一個叫張勝的年輕人,他自幼喪父,是娘一手將他拉扯大的。

後來,張勝跟著二叔伯學了打鐵的手藝,這一學就是10年。

張勝20歲那一年,他在二叔伯的幫助下,在鎮子上開了一家鐵匠鋪,以打制鐵器為生。

張勝因為家裡窮,對金錢看得很重。他將賺來的銀子都攢了起來,留著日後娶媳婦用。

娘的身子骨不怎麼好,即便如此,張鐵匠也不捨得花錢買魚買肉。母親非但不怪他,心裡還很愧疚。因為她沒給兒子娶上媳婦,因為這一點,娘從來不敢找兒子要錢。

一日三餐沒啥好菜,勉強能夠填飽肚子。鄰居們有些看不過去了,就偷偷送給她一些魚肉。

張勝的娘看著眼前的飯菜,常常是老淚縱橫。

而接下來的一次遭遇,卻讓張勝看透了一切,他一改摳門的做事風格,不再將金錢看得那麼重。也因此,當他收穫了一樁姻緣。

那麼到底發生了何事?

且說有一日,張鐵匠給鎮上的老王頭送完鐵器後,天色已經暗下來。張鐵匠看了看天,趕緊鎖了店鋪的大門,隨後走出了鎮子,朝著家裡走去。

家離著鎮子約有一炷香的距離,張鐵匠信步走著,肚子因饑餓「咕咕「地叫個不停。

他緊了緊腰帶後腳下的步子加快了一些。走了好久,他終於看見村頭的那條小河了。

張鐵匠沿著河邊的那條小路開始往前走,又走了一會兒,他隱約能看見河上的那座木橋了,張鐵匠抬腿就走了過去。

此時正是汛期,河水上漲,河面離著木橋的距離僅有一尺。張鐵匠抬起腿來就要上橋,此時卻聽見不遠處傳來「撲通」一聲響。

張鐵匠抬頭一看,只見一條大魚正在岸邊的水面上游著。

張鐵匠起初沒上心,欲要繼續前行,可那條大魚此時卻一躍而起,跳到岸邊的草叢裡。

張鐵匠見狀心裡一喜,朝著草叢方向跑了過去。

他彎下身開始找尋那條大魚,突然那條大魚又躍了起來,一下滾落到岸邊的水裡了。

鐵匠有些失望,轉身要離開,可那條大魚滾落水中後並沒有沉入水中,而是腹部朝上,看上去倒像一條死魚一樣。

張鐵匠笑了:「看來這是老天故意賞給我的,這麼大的魚我要是能把它撈回家去,定能吃上好幾天了!」

張鐵匠見那條大魚就在河邊遊著,他就站在岸邊,一點點往前探身去撈那條大魚。

河流很急,那條魚浮在水上面順著水流開始往下游走。

張鐵匠琢磨著到手的大魚不能就這麼沒了,他低頭一看,草叢裡有一根木棍,他撿起木棍就開始往岸邊扒拉。

可那條大魚卻一點點朝著河水中間移了過去。張鐵匠見勢不妙,趕忙探身子去撈,可那條大魚卻離他越來越遠。

「都怪自己,要是剛才自己手腳麻利一些,這條大魚早就撈起來了。唉!可惜了,不然我和娘可以美餐好幾頓了。」張鐵匠懊悔不已,後悔自己剛才沒有把握住良機。

不過,張鐵匠並沒有放棄,他不錯眼珠地盯著那條大魚,此時那條魚又一點點遊到了岸邊。

張鐵匠大喜,扔下棍子就開始脫鞋,隨後他一步步試探著下了河。

河水很涼,張鐵沒走幾步就覺得水流很急,他有些害怕,不過看著近在咫尺的那條大魚,他還是咬緊牙朝著那條大魚走去。

他伸出手欲要拉住那條魚,可還是差一點距離。他又試探著往河中間走了兩步,正當他探身子要撈時,身後卻傳來了一句喊聲:「你不要命啦?趕快上來!」

張鐵匠被喊聲嚇了一跳,也沒看見喊話之人是誰。出於本能,張鐵匠轉身快步上了岸。

他仔細一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同村的李二爺。

李二爺是村裡較為年長的老人,他趕了多半輩子的驢車,年輕時曾趕驢車給人家送貨。

到老了,李二爺依舊沒有歇著,還經常趕著驢車到附近幾個村裡拉貨賺銀子。

今日正巧李二爺回家晚了,他趕著驢車走到橋頭時,就看見河裡站著一個人。在那個人的前面,還漂浮著一條大魚。

河水本就湍急,那麼大的一條魚怎麼可能在湍急的河流中漂浮而不被沖走呢?閱歷豐富的李二爺心說不好,於是開始扯開嗓子大喊了一聲,隨後他拿上七尺大鞭子,開始走到了岸邊。

「你小子不想活了?不知道現在是汛期?村裡人躲著這條河呢,你倒好,大晚上還敢獨自下河?我看你是不想活啦!」老翁嚴肅地說道。

「二爺,河裡有一條大魚起初就在岸邊遊,它也不走,我尋思著撈上來拿回家給娘燉著吃,可以吃好幾頓呢!」張鐵匠回答道。

「為了吃魚命都不要了?虧你都這麼大的人了,你怎麼不動腦子想想,咱這條小河裡什麼時候出過如此大的魚?再說,這麼湍急的水流正常的魚能浮在水面上不被沖走?我告訴你,那根本不是魚!」

「啊?不是魚那是啥?分明就是一條快要死去的魚啊!」

「你轉頭再看看!」

張鐵匠轉過身一看,那條大魚早已消失不見了。原來就在老翁喊話時,那條大魚似乎很懼怕他手裡的大鞭子,一個打挺趕忙鑽入水中不見了。

張鐵匠看不到魚,很是疑惑。老翁又說道:「那根本不是魚,你多虧遇到我了,不然今晚你的命早就被那條大魚勾走了,趕緊上車跟我回家!」

張鐵匠害怕了,他趕忙朝著李二爺跑去,一屁股坐上了馬車。

張鐵匠回到家後,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母親。他吃過飯後躺在床上不停地思忖,今日自己險些丟掉性命,源於自己的貪念。

如果內心不貪,又怎麼會冒著危險去撈那條大魚呢?

就因為自己平日裡太看重金錢,不捨得買魚買肉,這才有了要撈魚給娘改善伙食的想法。

他越想越覺得自己對不住娘,翌日一早,張鐵匠去了村裡王屠夫家,買了一些新鮮的豬肉交給了娘。

娘拿著豬肉是吃驚不已,張鐵匠跪倒在地,說道:「娘,以前我太過看重金錢,讓您跟著我受了委屈。昨夜我想了很久,其實人活著才是最為幸福的一件事,金錢豈能和性命相比?以後我不會再拮据,我一定會好好孝敬您!」說完,張鐵匠開始給娘磕頭。

娘聽了此話流下了熱淚,一邊扶住兒子,一邊呢喃著:「傻孩子,娘怎能怪你呢?快起來,地上涼啊!」

經過那次遭遇,張鐵匠似乎看明白了一切。以後的日子裡,張鐵匠不再摳門,除了給娘買魚買肉外,他還經常向家境清寒的村民施捨鮮肉。

張勝的名聲漸漸好了起來,娘的臉上雖然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不過她還是覺得愧對自己的兒子。

張鐵匠依舊每天在家與鎮子之間往返,不過,他再也沒有貪圖過小便宜。

而那條奇怪的大魚,他再也沒有看見過。

23歲那一年,張鐵匠無意認識了鎮子上的一位姑娘。那位姑娘看重張勝的善心與善行,並沒有嫌棄他家窮,一個月後那位姑娘嫁入了張家。

婚後,夫妻倆勤勤懇懇為家拼搏、奮鬥,日子慢慢好起來了。隔年的秋季,妻子產下了一個兒子,張鐵匠激動地流下了熱淚。

而此時娘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有酒,也有故事,就差一個愛聽故事的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