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艋舺》,拍給年輕人看的黑幫片:我混的不是黑道,而是友情

《艋舺》是拍給年輕人看的電影,是以角頭黑道包裝的青春成長苦淚史,煽情刻意有如鄉土劇,華麗直白有如偶像劇。

但是電影仍具備吸引其他年齡層的元素。尤其是曾經和艋舺有過交集的中壯年人口,1987年的時間設定不會太遙遠,艋舺的衰敗哀豔還觸目可及,儘管人事已非物換星移,時空距離帶來的美感與期待,也讓中老年人願意買票進場。

我混的不是黑道

「我混的不是黑道,是友情,是義氣。」

即便全片以「黑道」作為主題,但並不像北野武流派的日本暴力美學,或是臺灣金馬導演張作驥式的高度寫實。《艋舺》反而更著重在五位年輕人之間的情義與友誼,而鈕承澤在濃濃臺灣草根氣息當中,也同時灌注了「黑色浪漫」情調與詼諧幽默,都足以將本片與其他黑道電影作出區隔。

說到這裡有人想到香港導演杜琪峰,但近幾年他開始走下坡路,實在可惜。

整部電影充滿浪漫感, 不論是火爆動作場面背後的溫柔配樂,營造出高反差的詩意美感,或是恰到好處的慢動作使用,以及那令人感同身受的兄弟情誼,直到影片最後的櫻花幻象,以及那天空似近實遠的藍天白雲,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同時卻又殘酷得讓人心碎。

「黑道,才是生存之道」,蚊子至死不悔地說,「黑道才是王道」。

《艋舺》真正講的,若要深究,可能不是義氣和友情,而是背叛,幫派倫理的背叛,不然何至於有最後兄弟相殘的悲劇?

但吊詭的是,電影中的倖存者,竟是「亡命天涯」後回來找尋機會的灰狼,他是體認到自己是「草」而不是「風」的識時務者。而最後,他也遭天譴般,成了自己(隱喻的)兒子橫死街頭的死亡儀式的見證者。

所以有人將《艋舺》比作黑道版的《九降風》,如此譬喻我倒是十分贊同。

這不禁讓我懷疑本片副導林書宇是否給予鈕承澤許多劇情上的意見?畢竟《九降風》是林書宇的導演作品,不然從兩片的校園、飆車、戲水段落,直到作為情節分水嶺的一場交通事故及一聲槍響,似乎都有其神似之處,而且兩部電影都由鳳小嶽演出。

或許又可以說, 黑道根本只是電影的一個引子,而本片活脫和《九陣風》一樣,是部苦澀的青春成長電影

這種傳統黑幫電影裡反英雄的宿命,一如《艋舺》裡的蚊子說的,不是亡命天涯,就是不得好死。

這個傳承久遠的類型慣例,《艋舺》表面上奉行不渝,但也玩了點花樣。雖然橫死街頭的幫派份子,始終背負著一種意識型態上的意涵—— 資本主義社會賴以發展的法治價值不容挑戰

但是在《艋舺》裡,當我們意識到電影的旁白者可能是一位年輕死者時,那種宿命的哀傷,究竟被身體上的刀槍傷口血染成詩,像隨風飄逝的美麗櫻花般絢爛,青春幻滅的美感價值取代了道德價值。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