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古惑仔》一鳴驚人,憑《無間道》封神,看「黑幫電影教父」劉偉強如何靠拍主旋律翻身!

香港有很多導演人如戲紅,陳可辛,王晶,王家衛......都是如此。

但也有一些導演戲比人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當屬劉偉強。九十年代《古惑仔》系列,說它紅遍亞洲也不為過,從此街頭多了無數個山雞和陳浩南,劉偉強也憑這個系列一舉登上成功商業導演的寶座。

到了新千年,《無間道》系列又讓他的導演生涯登上新的高峰。僅憑這兩個系列,就足以讓劉偉強封神。

但他一定沒有想過,北上拍片這麼多年後,會靠執導一部主旋律電影迎來了自己事業的第二春。

當時博納影業拿下了「5·14川航事件」的改編權後,博納影業總裁于冬給劉偉強打電話,希望讓他來執導《中國機長》。

時間緊,任務重,留給劉偉強的時間只有一年。

香港的電影人拍電影出了名快。而劉偉強更是快狠准。

他的成名作《古惑仔》第一部只花了7天拍完。

後來封神的《無間道》也只拍了2個月左右,其中男主角梁朝偉本人只拍了20多天。

結果梁朝偉還拿了金像獎和金馬獎的雙料影帝。

這也是梁朝偉離開王家衛後唯一一次拿影帝的作品。

演員都喜歡跟他合作,因為不拖遝,準時收工。

在每次開機之前,劉偉強已經想好了機位怎麼擺放,鏡頭應該怎麼樣。

很多導演喜歡邊拍邊想,這樣做發揮空間會大點,但如果萬一遇上創作瓶頸,浪費的是演員時間和投資人的資金。

作為典型的香港人, 務實,精明,勤力是劉偉強的特點。

他為了追求效率,經常好幾台機器同時拍攝,這與他從事過多年的攝影師工作分不開。

可以說,比起導演,攝影才是他的精華。他始終鍾愛坐在攝影師的位置上,像遊戲迷那樣去玩控鏡中的世界。

1980年劉偉強中學畢業後投身邵氏,因為自小喜歡攝影,他在邵氏做起了攝影小工,五年後成為了攝影師。

正式成為攝影師後,遇上的第一部重量級電影是王家衛的《旺角卡門》。

在這部電影中,劉偉強大多數採用肩扛式攝影,增加了畫面的搖晃感,非常符合王家衛電影中瑣碎、曖昧的風格。

劉偉強憑這部電影首次提名第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

此後他提名過不下10次「最佳攝影」,全部陪跑。直到拍完電影《傷城》,才讓他拿到這個獎項,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次。

之後,被廣大文青視為經典的《重慶森林》,劉偉強大膽啟用藍調用色,配上他獨特的拍攝手法。讓663和阿菲在許多影迷心中定格。

在當攝影師的期間,劉偉強還練習起了當導演,拍攝過電影《朋黨》、《五億探長雷洛傳Ⅰ之雷老虎》。

那個時候,王晶和文雋成立了最佳拍檔電影公司,正計畫簽新人導演。

王晶第一時間想到了劉偉強。原因很簡單,又能攝又能導,可以省一個人的工資,划算啊。

劉偉強也不介意,反正可以拿電影練手。

很快,練手的劇本交到了他的手上,正是日後影響數代年輕人的《古惑仔》系列。

《古惑仔》第一部《人在江湖》在當時的香港影壇拿下了2111萬港幣的高票房,之後用了11天拍攝的續集《猛龍過江》在春季檔拿下2249萬港幣的票房。

劉偉強在《古惑仔》裡肩抗、搖、移等運動鏡頭,來突顯古惑仔們的青春狂躁心理。

《古惑仔》系列能夠在香港票房大賣,有其一定的時代特殊性。

那時的香港正在經歷著金融危機、香港回歸、瘟疫蔓延、失業大潮等重大社會問題,生存成了香港人的頭等大事,好死不如賴活著的氛圍彌漫在街頭巷尾。

年輕人越是焦慮,越是希望可以通過暴力解決一切問題。電影裡的很多情節讓觀眾的情緒得到舒緩和發洩,也讓很多當時正處于迷茫期的青少年找到了出口。

這個系列通過各種管道傳入內地後,引起的轟動效應比香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個年代,還沒有一部影視作品能直面青少年的迷茫、叛逆。很多人心底渴望卻做不到的事,通過《古惑仔》找到了心靈慰藉。

用如今的眼光看,《古惑仔》不過是幾個混混的成長史。但在當時的青少年心目中,它的地位猶如《教父》般不可侵犯。

劉偉強不滿足于只拍黑幫片,在那個不太注重特效的年代,劉偉強做起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主打特效的電影《風雲雄霸天下》一經上映,打破了當時「雙週一成」的市場格局,成為年度票房冠軍。

這部電影採用了大約550個特效鏡頭,長達40分鐘,所呈現出來的效果也與先前的江湖鬥爭片有著明顯的進步,不再是山寨感爆棚的粗糲感。

這部電影也被香港影評人烈孚稱之為 「香港武俠片的新一階段。」

那個時候能夠拍漫改電影的,劉偉強認第二,沒有人敢認第一。

手握《古惑仔》和《風雲》系列,劉偉強有了創業的資本。

他成立了「基本映畫」電影公司,公司的第一個項目,就是《無間道》。

2002的香港,正處于非常時期。

整個大環境都變得非常壓抑,像是陷入了一種悲情到無法言說的命運中。

香港電影行業隨之陷入低迷期。

身份的曖昧不清和確認對方身份的追尋成了《無間道》最初的敘事動力。

以往香港的警匪片,是正與邪、情與仇之間的較量,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無間道》的出現,為我們呈現了黑與白之間的灰色迷離地帶。

當年劉偉強頂著壓力拍攝《無間道》,成了,大家吃香喝辣,敗了,轉行幹別的。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無間道》不僅成了當年的香港電影救市之作,還從新定義了香港警匪犯罪類型,在之後的16年來,都沒有同類型的電影可以超越它。

隨著香港電影的式微,香港導演集體北上拍片,但劉偉強似乎沒有像其他香港導演混得風生水起。

就連和韓國合作拍攝的《雛菊》,大家最後也只記得全智賢。

劉偉強一直找不准自己在內地市場的定位。

提起他,不像其他香港導演如徐克、陳可辛、杜琪峰、林超賢、王晶等那般可以貼上鮮明的標籤。

他不專注哪一個類型,他什麼類型都有涉獵。黑幫片、警匪片、愛情片、懸疑片、武俠片都能駕馭。

在講究導演個人風格裡邊,他好像成了最「平平無奇」的一個。

文雋曾經說過「劉偉強尚欠缺一個‘大腦’,最需要的是有人替他搞劇本。」

很多影迷調侃劉偉強 「麥莊在手,江山我有;麥莊一走,如喝假酒。」

儘管和王晶合作過票房大賣的《澳門風雲》系列,但由于這個系列充斥著鮮明的王晶風格,導致沒有幾個人記得他。

但是隨著香港電影成熟的工業化類型化正在和主旋律電影逐漸融合。

劉偉強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個變化,開始往主旋律題材靠攏。

從《建軍大業》、到《中國機長》再到《中國醫生》,劉偉強在主旋律這條路上走得很穩。

但劉偉強認為拍電影沒有「一招鮮,走遍天」的秘笈,每拍一部電影都要探索很多可能性的東西。

現在隨著觀眾觀影水準和口味的提高,他們更關心電影質量如何,好不好看,跟你是不是主旋律電影關係不大。

劉偉強不想被定義為是一個拍某個類型很厲害的導演。他一直在嘗試新的電影類型。

61歲的劉偉強心態依然年輕,他總會期待下一個作品,下一個故事。




用戶評論